烧尸奇谈

烧尸奇谈

时间:2024-04-09 03:10:07 分类:灵异 来源:掌中云 作者:冰儿 主角:柯明喆冰儿

要说今年最最最火的小说,《烧尸奇谈》当之无愧,该小说由新生代作家冰儿所著,相信大家对他的很多作品已经耳熟能详。小说《烧尸奇谈》简介:爷爷说我是在鬼门关捡回来的,断我要和死人打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三天师傅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坐在八号台上,师傅才匆匆的进来了。

张小雪被调到了其它的班儿去了,换来了一个新人。

师傅坐下说。

“下班跟我走。”

然后就不说话了,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

我们上车,师傅说。

“那把钥匙怎么就没有了呢?管理员也觉得奇怪。”

师傅是自话自说,还是说给我听的,我不知道,我没有插话。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师傅开车竟然去了电影院,一起看电影,看电影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她有出汗了,我知道她紧张,我也紧张。

电影看完吃饭,晚上八点多钟了,上车。

“去火葬场。”

又去火葬场,但是我没有说什么。

到火葬场大门那儿,郑大爷把门打开,依然是什么都没说,进屋了。

我跟着师傅走,又是那个停尸间,师傅看着墙。

“师傅,看着墙是看不出来钥匙的。”

我就奇怪了,是不是傻了?知道没有,还来这儿看。

“闭嘴。”

我站在边,闭上嘴,这丫头有点厉害,我心想,等着结婚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正想着,门一下开了,我吓得大叫一声,师傅也一哆嗦。

“你叫什么?”

周师傅竟然进来了,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墙。

“周师傅,你看。”

“我看到了。”

周师傅拿起一把钥匙,是第三把钥匙,然后走到三号停尸间,把门打开,师傅跟着进去了,我也去,就站在门口,里面是冷冻柜子,棺材式的,周师傅进去看了一眼说。

“把柜子打开。”

师傅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打开。

我走进去,腿都哆嗦着,手也哆嗦着。

“你哆嗦什么劲儿?”

我把柜子掀开,里面铺着的是黄绸子。

“掀开。”

我掀开,里面竟然有一把钥匙,我师傅目瞪口呆。

“行了。”

周师傅走了,我愣在那儿,我师傅也没有明白。

拿着钥匙,把门锁上,师傅就走到1号门那儿,把门打开,站了一会儿说。

“这十个停尸间,有四个用过了,这个火葬场从建到现在,这间除了你父亲用过,没有人用过。”

“不是应该是十二间吗?十二个属性。”

“有两个属性没有,不能放在这儿。”

“为什么?”

“你问我?我也想知道。”

师傅没好气。

拉开门进去,我发现,这十个门竟然不一定,有往外开的,有往里开的,我想不明白。

进去了,我看着那柜子,曾经父亲就躺在这里。我的眼睛有点湿了。

“别在这儿哭,这个时候。”

师傅把柜子掀开后说。

“躺进去。”

“有病呀?”

师傅瞪着我不说话,我站在地儿不动,只有死人才会躺在里面。

“躺进去?”

“为什么?”

“完事我给你解释。”

我躺进去,你合上盖儿,锁上,我就出不来了,我没得罪她,不会害我吧?此刻我对师傅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我躺进去了,师傅把盖子盖上了,还真的就给锁上了,我可以看到她,透明的盖子。她点上了烟,坐在一边的一把椅子上,她看着我,面目没有表现,看得我直哆嗦。

半个小时后,师傅看了一眼手机,站起来,把盖子打开。

“好了,出来。”

我出来了,离开,上车,我的全身都湿透了。

“我要一个解释。”

“找地方吃饭,我饿了。”

这回她温柔了很多。

我不高兴,真的就高兴,从心里的不高兴。

我们找了一个小店吃饭,坐在包间里,很温馨的一个地方。

“师傅,我需要解释。”

“一会儿的。”

师傅要了白酒,竟然倒了一杯,给我倒了一杯。

我不想再说什么,喝酒。

一杯酒下去,师傅说。

“你也别怪我那么严厉,在那儿我只能那样做,就今天发生的事情,我给你讲,你进尸柜里躺着,那是睡背,你欠你父亲的一背,人这一生,要背父母一次,他们从小不知道背过我们多少次,我们长大了要背一次,不然,在他们死后,你有些时候会感觉到,后背会有会趴在上面,有的人感觉很明显,有的人感觉不明显,你就是明显的,睡背之后,你就没事了。”

“为什么?”

“其它的事情你不要问,在火葬场,你的疑问就是要少一点,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知道吗?”

这点银燕在我来的当天就跟我说过了。

早晨起来,大雨非常的大,看来我得打车上班了。

楼下,银燕的车停在那儿等着我。

我下楼,钻进车里。

“师傅。”

“没有人的时候叫我燕子。”

“燕子,我妈那关怎么办?”

“这事不用你管。”

我和师傅进了火化室,张小雪竟然在里面跟室长聊天,看到我,那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我,盯得我心里 乱七八糟的。

银燕走过去,看着张小雪说。

“妹妹,别惦记了,不是你的菜,到不了你的盘子里。”

“德行。”

银燕笑着坐在九号台。

这天到十一点就完事了,中午我和银燕去吃饭,吃过饭,她说回家。

我去我姥姥家,去看我母亲。

没有想到,银燕竟然在,我愣了一下。

银燕在和我母亲沟通,但是我看不到我母亲的笑容,我想,她想得有点简单了,事实上没有那么简单,我父亲一辈的尸味,让她已经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怖。

“你们的事,我不管,现在我陪你母亲,我和我母亲过,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

我真的不希望这样。

我和银燕出来,看着她。

“对不起。”

“这样也好,我妈其实早就想逃离那个家了。”

我心里酸酸的。

我没有想到,张小雪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明喆,我有事跟你说。”

“张师傅,对不起……”

“我有事,真的。”

既然这样,我只好出去了。

我和张小雪在浑河边见的面儿,她打扮得很漂亮。

“张师傅……”

“叫我小雪,这又不是在单位。”

“噢。”

我没有叫。

“我告诉你是关于你师傅银燕的事情。”

我愣住了,张小雪要干什么?就是情敌也不至于这样吧?那样我会看不起她的。

“这事你最好别说。”

“我得告诉你,银燕失踪过十三天,这十三天,没有人知道她去干什么了。”

我愣住了,失踪十三天,那么这十三天她去干什么去了?

“这个我知道也没有什么意义,那是过去的事情。”

“不,银燕失踪是在火葬场里,十三天,找不到人。”

这以说,我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想不出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在火葬场失踪了十三天。

“你想告诉我什么?”

“银燕很奇怪,所以你得小心,我感觉不太正常。”

张小雪说完走了,我愣在那儿,是张小雪有意这么说的,破坏我跟银燕的关系吗?我看不像,张小雪不会那么傻,一看就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她告诉我这些,虽然有用意,但是更多的也许是善良的提醒。

对于张小雪所说的事情,我并没有问银燕,我看着,有些事情还是不问的好。

我看不出来,我师傅有什么诡异的地方,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师傅跟我小声说,晚上去看电影。

晚上我上车,银燕说。

“离张小雪远点,阴阳怪气的。”

我没吭声,这两个人一下成了仇人,听别人说,两个原来关系还算行。

晚上看完电影,银燕说上厕所,一去竟然没有回来,我让工作人员去找了,说里面没有人,我以为她跟我开玩笑,打手机,关机,我去车那儿,也没有银燕,真是奇怪了。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火,都晚上十点多了。

我等在车边,到十二点了,银燕还没有出现,我就毛了,跑到她家,没有想到家里也没有,银燕不是本市的人,父母都在外地,自己在这儿住,我也不知道她父母的电话。

我又返回去找,也没有找到,我就彻底的毛了。

我没有报警,给是给场长打了电话,场长听完了说。

“你回家睡觉去,没事。”

“你得解释清楚。”

“我说没事就没事。”

场长有些火了,我想真是奇怪了。

这几天我一直联系着银燕,家里去了一百次,手机打了几百次,都没有联系上,我有点毛愣,银燕什么意思。

早晨我早早的就去了,进办室换衣服,看到了银燕坐在那儿,没有什么变化,我就火了。

“你干什么去了?”

银燕看了我一眼说。

“这事你别问。”

“如果你跟我没有关系我就不会问。”

“我告诉你,别问。”

银燕火了。

我气得换上工作服,就进了火化室,坐在八号台上,看着玻璃里的炉子。

事实上,张小雪说得对了,银燕再次失踪了,跟上次一样,那么说,张小雪说得是事实,那么银燕失踪,到底是自己人为的,还是其它的原因呢?

这点我感觉到了师傅的可怕,简直就我无法理解。

一直到工作结束,我也没有说一句话。

我去看母亲,她坚持不回来,我也没有再坚持,我想,我得守着母亲,对于银燕的事情我还需要考虑,她让我害怕了。

我自己在家里看电视,我没有想到,周师傅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里,她竟然知道我的手机号。

我犹豫着,周师傅和银燕的关系很好,可以看得出来,她找我什么事情呢?我觉得有点奇怪。

我还是去了,打车过去,进院子,看到张小雪竟然在那儿,我愣住了。

“明喆,坐,小雪,去弄菜。”

张小雪和周师傅竟然关系也是非常的好,就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我坐下问周师傅。

“您找我有事儿?”

“嗯,是关于银燕的事情。”

我不说话了,既然是关于银燕的事情,我也不用问了,她自然会说的。

张小雪把菜端出来,竟然和周师傅做得一样精致,看来是得到了周师傅的真传了。

张小雪给你拿了啤酒,她和周师傅倒上红酒。

“奶奶,明喆,干一杯。”

我喝完,放下,张小雪给我倒上酒,周师傅说。

“小雪是我亲孙女,这点你要知道,今天说关于银燕的事情,银燕失踪的事情,一直就是一个谜,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说,就银燕的这件事,你要搞清楚,也许会惹出麻烦来。”

“什么麻烦?”

“银燕失踪,就在火葬场,这一切跟火葬场都有关系。”

“还有呢?”

“你不能跟银燕在一起,小雪是你最好的选择。”

我愣在那儿,周师傅的印象在我心中一下就打了折扣。

“对不起,这件事让我考虑一下。”

张小雪到是没说什么,那天聊了一些其它的,我回去,周师傅送我到门口说。

“银燕也是我的孙子,她母亲死了,父亲出国了,再也没有找到,她母亲死的时候,是我烧的。”

我愣在那我了,完全的就傻了,什么意思?

本书标签: 悬疑

精彩章节试读:

编辑蜡笔小新点评:

很喜欢作者冰儿的这部小说《烧尸奇谈》,无论从小说整体架构,到故事情节描述,再到人物性格刻画等方面,可以说都恰到好处,二刷ing中!

灵异

  • 烧尸奇谈

    要说今年最最最火的小说,《烧尸奇谈》当之无愧,该小说由新生代作家冰儿所著,相信大家对他的很多作品已经耳熟能详。小说《烧尸奇谈》简介:爷爷说我是在鬼门关捡回来的,断我要和死人打一...

    作者:冰儿灵异

  • 九叔:你惹僵尸干嘛,他见人就啃

    九叔:你惹僵尸干嘛,他见人就啃讲述了陈秋秋生在吃土豆丝不会胖精心构建的世界中的冒险故事。陈秋秋生面对着无数的挑战和考验,展现出坚强的意志和过人的智慧。通过与伙伴们的合作与努力,陈秋秋生逐渐成长为一位真正的英雄。隐约间,我好像听到老婆的声音,她叫:“老公,快起来,家里地震了,我们快跑。”我还以……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刺激的奇幻世界。

    作者:吃土豆丝不会胖灵异

  • 齐九九齐乐川

    口碑超高的悬疑灵异小说《齐九九齐乐川》,齐乐川齐九九是剧情发展离不开的关键角色,无错版剧情描述:没有小鬼的捣乱,她才去打开驾驶室的门,门被反锁,她丝毫不慌的拿出一根铁丝,十分熟练的撬开锁。……

    作者:佚名灵异

  • 林雨墨从破败的院落里跑了出来

    完结小说《林雨墨从破败的院落里跑了出来》由春雷炮所编写的古代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雨墨从破败的院落里跑了出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喜欢他,又怎么舍得伤害他,连这话她都不敢轻易应下,只是靠在他的心口处,笑着道:“若那时你不再喜欢我,又怎会轻易让我剜了你的心?”他头疼,无奈的笑,“你为何总想这些,我发誓,我绝不负你。”“我知你定不...

    作者:春雷炮灵异

  • 沈茗音陆琸

    主角叫沈茗音陆琸的小说叫《沈茗音陆琸》,它的作者是沈茗音创作的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陆琸眸子微眯,沉声道:“我后半生都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他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沈茗音那张脸上,眼眸微眯,让人猜不出他的情绪,声音不咸不淡的质问:“沈茗音,你咒我?”沈茗音脸微变,观察着他的脸色:“没有!绝...

    作者:沈茗音灵异

  • 桑夏絮裴思渡结局

    小说主人公是桑夏絮裴思渡的书名叫《桑夏絮裴思渡结局》,是作者桑夏絮所编写的宝宝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知道买下那几盒糕点定用了小娘好几月的月银。我上前紧紧抱着怜娘子,不禁哽了声:“娘,你对我真好。可女儿却不能时常在你膝下尽孝。”怜娘子一脸宠溺,她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傻姑娘,你早早生下个孩子才好让为娘...

    作者:桑夏絮灵异

您的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烧尸奇谈